包座战役遗址在哪个位置 包座古道和包座战役

看历史网 – www.seelishi.cn/2018-07-10/ 分类:军事历史/阅读:
包座战役的遗址包座位于四川省北部、青藏高原东部边缘地带,是一个极为险峻的地方。红军好不容易从草地中活着走出,作为必经之路的包座却还有敌人的炮火在严阵以待,红军的艰难可见一斑。但如今置身包座已经是另一番感觉,这场战役的惨烈实在难以想见。
包座 …
包座战役的遗址包座位于四川省北部、青藏高原东部边缘地带,是一个极为险峻的地方。红军好不容易从草地中活着走出,作为必经之路的包座却还有敌人的炮火在严阵以待,红军的艰难可见一斑。但如今置身包座已经是另一番感觉,这场战役的惨烈实在难以想见。图片 1看历史网 – www.seelishi.cn,看历史网 – www.seelishi.cn。
包座位于四川省北部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若尔盖县东南部,地处深山峡谷的包座河两侧。包座为藏语“务柯”的译音,意为包座沟笔直像“枪膛”。包座又分为上包座、下包座,处于群山之间,周围尽是原始森林,地势十分险要。松古道,北出黄胜关、两河口,经浪架岭,蜿蜒于包座河沿岸之山谷中,包座适扼其中。国民党胡宗南纵队进驻松潘后,松甘古道便成为其主要粮道,胡宗南纵队大部分粮食的运输都经过这里,为负责积存和转运来自甘肃的军粮,胡宗南在求吉寺和上包座的达戒寺设立了兵站。

包座战役历史背景 包座战役的起因

看历史网 – www.seelishi.cn/2018-07-10/ 分类:军事历史/阅读:
为了将红军困死草地,敌军在包座进行了非常充分的准备。这里的敌军阵地之坚固难以想象,而当时的红军却刚刚走出草地,还没能得到充分的休息,战事却一触即发,因为红军必须在胡宗南的援军赶来之前占领包座,才有可能打通北上的道路。本文将为读者简单介绍一

为了将红军困死草地,敌军在包座进行了非常充分的准备。这里的敌军阵地之坚固难以想象,而当时的红军却刚刚走出草地,还没能得到充分的休息,战事却一触即发,因为红军必须在胡宗南的援军赶来之前占领包座,才有可能打通北上的道路。本文将为读者简单介绍一下这场战役的历史背景和起因。图片 2
包座战役历史背景
1935年8月20日,中共中央政治局在毛儿盖召开会议,批评了张国焘西进的错误主张,决定以主力左路军北出阿坝,迅速占领夏河洮河流域地区,并以此向东发展取得陕甘。随后,右路军进入茫茫的若尔盖大草原。红军将士以藐视一切困难的革命精神,克服了常人难以想象的泥泞和饥饿,历尽艰辛,终于在8月底以前到达班佑、巴西地区,左路军也于8月20日经过草地到达阿坝。
班佑以东之上下包座位于松潘北部,群山环抱,地势险要。 包座战役的起因

两天徒步路线:求吉乡——包座乡——达金寺

两天徒步里程:70km

图片 3

谢让如三法师

 
 从班佑草地来到求吉乡,接下来去的地方是当年包座战役遗址。由于包座战役遗址没有在我规划长征路主线上,只能从求吉乡折回包座然后再返回求吉,来回里程将近70km,需要两天行程。

图片 4

路线汇集点

 
 从求吉乡折回到巴西小电站,这里就是红军三大主力北上路线的首次的交汇点。从电站桥上过去,是一条比较窄的乡村公路,由于下雪结冰缘故,人走在上面有些打滑,因此这段路走的非常小心。好几次险些摔倒,幸亏手上的两根登山杖扶持着我。

图片 5

藏族小孩

    路上偶遇两名藏族男孩,他们见我装扮有些奇怪,好奇,便
 骑着自行车陪我走了好长时间。藏族男孩们和她们的父母们一样热情好客,不停地邀请我到他们家做客。说,我从这条路线返回,一定得到他们家做客哦。对于两个小孩,我是特别欢喜,如此年龄又如此大方,热情,好客。他们这种淳朴可爱应该是从他们的父辈那里潜移默化中继承的吧!我相信这不是父母教出来的。教育的最高艺术就是无痕,不教而教。

图片 6

村口的木偶人

图片 7

包座战役庆功广场

 
 下午四点来到了包座乡,距离今天到达的达金寺还有6公里多,当年包座战役胜利后,广大红军就在这里庆功。

图片 8

尼玛石

玛尼石:在藏区很多地方的山间、路口、湖边、江畔,几乎都可以看到一座座以石块和石板垒成的祭坛--玛尼堆。这些石块和石板上,大都刻有六字真言、慧眼、神像造像、各种吉祥图案,它们也是藏族民间艺术家的杰作。也就是藏族同胞用来祈福的一种方式!

图片 9

包座战役达金寺战斗遗址

 下午五点半左右来到了目的地,达金寺。当年的包座战役战斗遗址之一。

图片 10

包座战役主战场遗址

 当年红四方面军,就在这里打的伏击。当时红四方面军埋伏在两侧的原始森林,同时又派一部分军队包围达金寺。这就是徐向前的战斗艺术“围点打援”。

包座战役:

之前先回到一个问题,红军为什么要过草地?

红军之所以选择过草地,是为了出敌不意,获得最佳的北上抗日路线。蒋介石曾判断红军可能东出四川,也可能向西北行动。如出西北,他认为红军是不可能走松潘西北草地的,突围路线一条是从毛儿盖、松潘经腊子口出甘南,另一条是从理番出平武、青川、碧口沿阴平故道,再出文县、武都。蒋介石命令薛岳部与胡宗南部联防,防堵红军北上,还调集川军主力,封锁岷江,妄图困死红军。“松潘草地乃北面天然地障,飞渡不易,因此北堵南追,集中主力封锁,红军插翅难逃。”薛岳也曾说过红军要想“通过软沙没人之草地,势有不能。”

所以方式党中央决定走国名党认为不可能走的草地。

当红军走完草地后,胡宗南觉得太不可思议,同时又认为红军刚穿越草地,肯定很疲惫,所以派重兵进攻。

资料:

1935年8月底,红军右路军经过艰苦跋涉,终于走出草地,到达班佑、巴西地区。国军觉察到了红军有穿越草地的意图,就派兵平行北上。

胡宗南得知后十分震惊,急忙电令伍诚仁第49师迅速向包座增援,欲将红军阻止在包座河一线。

红军围攻大戒寺,49师也正需要过来救援。毛泽东到红30军视察,让官兵很受鼓舞,他们下决心1对1歼灭掉和自己兵力一样的国军49师。

包座位于松潘以北的包座河畔,分为上、下包座,包座河横贯南北,时值雨季,水深流急。红军要北上甘南,必须打下包座。

守敌胡宗南部独立旅第2团分驻上包座的大戒寺1个营、求吉寺2个营,两处凭借山险林密,筑以集群式碉堡,构成一个防御区,卡在红军进入甘南的必经之路上。胡宗南发现红军过草地北上,急令第49师由松潘以北的漳腊驰援包座,并在上、下包座至阿西茸一线堵截红军。

消灭包座之敌,开辟前进道路,是摆在右路军面前的迫切任务。鉴于担负后卫任务的红3军(即红三军团)还没走出草地,开路的红1军又比较疲劳,徐向前主动向中央与毛泽东建议,由红四方面军部队担负进攻任务。毛泽东批准了这一请求。徐准备采取围点打援的战法,求歼包座和来援之敌。具体部署是,以30军第264团攻击大戒寺之敌,30军主力第88师、89师埋伏在上包座西北的丛林中,准备歼灭敌增援的49师;4军第10师攻击求吉寺之敌,其主力控制各要道,并随时准备出击;以红一方面军第1军为预备队,位于巴西和班佑地区待机。

国民党军第49师沿着松潘通向包座的大道开进,于8月29日下午到达了距上包座约15公里之松林口。伍诚仁为黄埔军校毕业生,并在第49师整编后被蒋介石委任为师长,傲气十足。虽然其在此前的作战中领教过红军的厉害,但伍诚仁坚信走出草地的红军已经是疲惫之师,没有能力与他装备精良的部队抗衡,因而下令部队连夜进攻。

黄昏时,战斗打响。红264团稍作抵抗即向大戒寺东北后撤,诱敌深入。伍诚仁志得意满,将师部及师直属队移驻大戒寺,边向胡宗南报捷,边下令部队全线向北推进。红30军部队沉着应战,以一个团节节阻击,依托一些小的山头边打边撤,逐步将敌诱入预设阵地。

31日下午,敌第49师全部被诱进了红30军的伏击圈。这里是一个山谷,山上全是原始森林,红30军部队隐藏在丛林之中。伍诚仁将红军的边打边撤误以为是节节败退,命令全军放胆前进。17时,冲锋号四起,红30军部队一齐出击,冲下山坡,扑向敌群。经过数小时激战,敌第49师大部被歼,伍诚仁受伤后乘夜逃窜。与此同时,红4军在军长许世友指挥下,向求吉寺之敌发起攻击,歼敌1个营。

包座战役,刚刚走出草地的红军以疲惫之师攻击敌人精锐之旅,毙伤敌4000余人,俘800余人,缴获大量武器弹药、粮食、牲畜,取得了红一、四方面军会师后的第一个重大胜利,粉碎了国民党欲将红军困死于川西北草地的企图。

老红军回忆,49师进入原始森林,这里的松树都很粗。这样49师容易被森林和树木阻挡,火炮、机枪难以发挥出来威力。上层调度如此粗心,但其基层部队灵活善战。当30军冲向国军行军队列,国军还收缩起来防守。30军将其截断,吃掉了大部。

包座战役,红四方面军一个军能吃掉胡宗南同等兵力的一个师,让张国焘大喜过望。以前还担心自己部队新兵多,战斗力不太强。现在都能一对一打掉胡宗南的兵。张国焘打了胜仗后要找不同意见者算账的坏毛病又来了。他要解决中共中央。

意义 :

此役是红一、四方面军会师后的一个大胜仗,红军歼灭包座地区守敌及援敌49师的大部,共毙、伤、俘敌5000余人,缴获轻重机枪50余挺,长短枪1500余支,还缴获了红军急需的牦牛、骡马、粮食、弹药等军用物资,使北上红军得到了基本补充。包座战斗的胜利,扫清了红军北上的障碍,打开了向甘南进军的通道,使敌企图把红军困在草地的阴谋彻底破产。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