永利国际官网登录 1

导读:晚清重臣曾国藩封一等毅勇侯,被誉为“晚清第一名臣”、“官场楷模”。他力挽狂澜扶晚清王朝垂而不死,在“同治中兴”时起到中流砥柱的作用;他学问、文章兼收并蓄,实现了儒家立功、立德、立言“三不朽”的理想境界,被誉为“中华千古第一完人”。曾氏家族更是历史上数得着的侯门望族,曾国藩继承发扬儒家教育思想取得了巨大成功。出现了像曾纪泽、曾广均、曾广铨、曾昭抡、曾宪植等一代代杰出人物。

曾国藩后人:曾国藩,晚清重臣,湘军的创立者和统帅者。清朝战略家、政治家,晚清散文“湘乡派”创立人。那么,曾国藩后人有哪些?他们的现状如何?今天我们一起来看看。

曾国藩后人今何在 曾国藩后人家谱图 2015-07-14 兵马俑在线 字号:T|T

曾国藩共有3个儿子、6个女儿,8个孙子、4个孙女……截至目前,曾国藩五兄弟的后人已经绵延至第八代,有突出成就的人多达240多人。

曾国藩(1811年11月26日——1872年3月12日),初名子城,字伯涵,号涤生,谥文正,汉族,出生于湖南长沙府湘乡县杨树坪(现属湖南省娄底市双峰县荷叶镇)。晚清重臣,湘军的创立者和统帅者。清朝战略家、政治家,晚清散文“湘乡派”创立人。晚清“中兴四大名臣”之一,官至两江总督、直隶总督、武英殿大学士,封一等毅勇侯,谥曰文正。

曾家的第三代、第四代,绝大多数留学海外,潜心做学问的多,做官的很少。曾家不重男轻女,曾家的女人不缠足,素质很高,从小被教育要自强,不能只做男人的附庸。当有人对曾国藩第五、六代,未能出一个显达人物表示惋惜时,但曾家引为自豪的是,曾家那么多代,找不出一个坏人.

如今,在国内能够拜访到的曾国藩直系后裔大概有十几位,分布在长沙、北京、济南、洛阳和大同等地。

曾国藩后人简介:曾国藩共有3个儿子、6个女儿,8个孙子、4个孙女……截至目前,曾国藩五兄弟的后人已经绵延至第八代,有突出成就的人多达240多人。

曾国藩夫妇一共生了3个儿子,长子纪弟,两岁就夭折了,以后生的纪泽、纪鸿,均长大成人。曾国藩对儿子的教育是下了功夫的。曾一再表示“不愿子孙为大官,但愿为读书明理之君子”。为了儿子读书明理,他规定儿子每天必须做四件事:看、读、写、作。“看、读”要5页纸以上,“写”要写字100个,“作”要逢三逢八日作一文一诗。尽管父子间经常相隔千里之遥,他总是抓紧一切空隙不厌其详写信回家,细心指点。这种指点,很少摆出老子的资格,而是像朋友那样推心置腹,像老师那样循循善诱。他常用自己的得失启迪儿子,还要求儿子不要光学中国的经、史、子、集,天文算学,还要学外国知识,尽可能掌握更多的知识,这也是当时一般守旧昏庸的“封建脑瓜”所难能的。

曾国藩的子孙中再没有一个人像他一样成为显达人物,但他们在教育、化学、文学、艺术等多个领域都取得了不凡的成就。

曾国藩后人:曾国藩的曾孙简介

曾国藩的遗嘱对其子孙后世的影响是十分深远的,其子曾纪泽在曾国藩死后才承荫出仕,从事外交;曾纪鸿一生钻研数学;孙子曾广钧中进士后,终老翰林;曾孙、玄孙辈中大都出国留学,曾氏后代子孙没有一个加入到行伍之列,甚至也极少有人出仕。曾家后裔恪遵先祖遗言,远离尔虞我诈钩心斗角的政界、军界,洁身自好,大隐于世,实现了曾氏“长盛不衰,代有人才”的遗愿,倘若曾国藩九泉有知,也定会捻须颔首微笑的。

在长沙一普通小区,记者拜访了曾国藩的次子曾纪鸿的曾孙曾宪华,曾宪华是长沙园林局一位普通的退休工人。作为曾国藩的后人,他每年都要接受一些采访或其他活动。不过,在他的心里,曾国藩不是他的生活资本,他更没想过借此出名获利。

曾国藩后人曾昭抡

国藩第四代孙的,却上了两个女子的名字——宝荪、宝菡,前面均冠有“贞女”二字,那是“终生不嫁”的意思。这15人中,除昭润、昭揆20岁早逝、昭榕于24岁早逝外,其余12人均取得了高等学校的学历,各有专长。宝荪、昭檆还留学英国,昭权、昭桓还留学美国。曾宝荪、曾约农是同辈中年纪最大的,同生于光绪十九年,在英国留学后,姐弟在长沙创办“艺芳”女校。

64岁的曾宪华看上去很温和、老实。他说,曾家的后代很多人都是这种性格,守规矩,不张扬。在这方面,曾宪华也觉得有些奇怪,因为后人们并没有直接接受过曾国藩的教育,但曾家的“农耕”家风却在骨子里影响了几代人。

曾昭抡,字叔伟,曾国藩胞弟曾国潢之曾孙,1899年5月25日出生。兄弟姐妹13人,曾昭抡排行第二。1912年考入长沙雅礼中学,1920年曾昭抡毕业赴美国,在麻省理工学院攻读化学工程,获科学博士学位。1948年当选为中央研究院院士。1949年起,历任北京大学教务长兼化学系主任,教育部、高等教育部副部长。

1946年春,湖南克强学院建成,曾约农受命为院长,曾宝荪则重建“艺芳”女校。解放前夕,两人经香港去了台湾,曾宝荪继续任“国大代表”,1978年7月病故,时年86岁;曾约农任台湾大学教授,东海大学第一任校长,1987年12月病故,时年95岁。其他兄弟姊妹,昭桦于1949年在香港乘飞机撞山身亡,年仅43岁;昭柯去了美国,1992年病故,终年74岁,昭权、昭棉、昭谏与宝菡都留在大陆,除宝菡行医,其他都在文化教育界。昭权曾任湖南大学电机系主任,“文革”时死于武汉,昭棉在湖南广播电视厅任职,已退休;昭谏也已退休,现住在北京。

回忆自己的经历,曾宪华说,“曾国藩”三个字带给他很多沉重。十几岁时曾宪华去报考艺术学校,面试到了最后一关却被告知“水平不够”,那时他非常不甘心。
19岁那年,曾宪华下到农场,结果从“四清”到“文革”,他和家人的生活一直都没消停过。

曾国藩后人曾宝荪

下乡结束后,曾宪华回到长沙在园林局工作,一直干到退休。曾宪华说,自己的一辈子都是普普通通的。而曾家很多人也一样,没有市井味儿,都很普通。

曾宝荪(1893年——1978年),曾国藩曾孙,字平芳,别号浩如。

如今,曾国藩的直系后裔中,在国内能够拜访到的大概有十几位,分布在长沙、北京、济南、洛阳和大同等地。

幼时不缠足,稍长,先后入上海晏摩氏女校、浙江公立女子师范学校、浙江冯氏高等女学校,成绩优异。1911年在该校加入基督教。1912年春,去英国留学,1916年夏,获伦敦大学理科学士学位。后去剑桥、牛津大学读研究项目。回国后,得亲友及社会人士赞助,于1917年9月在长沙创办一所“艺芳”女子学校。自任校长。实行六年中学一贯制(后改为长沙市第十四中学)。

曾家男人 没再出现显达人物

1951年初去了台湾,以传教布道为主要活动。

湖南曾国藩研究所研究员、所长胡卫平老师被曾家后代称为“曾家的大管家”。曾国藩五兄弟至今已经绵延到第八代,凡是能够拜访到的,胡卫平和同事们几乎都拜访过。

曾国藩后人曾约农

胡卫平总结了曾国藩这些后代的特点。在这五房里,有成就的人多达240多位。他们在化学界、教育界、文学界、艺术界、考古界、交通界等多个领域都取得了不凡的成就。像教育家曾约农、曾宝荪;翻译家曾宝葹;高教部副部长、化学家曾昭抡;考古学家、博物馆学家曾昭燏;湖南广播电视台工程师曾昭棉;湖南大学电机系主任、教授曾昭权;北平交通博物馆主任曾昭亿;原农业部办公厅主任、园艺学家曾宪朴;全国妇联副主席曾宪植;3位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曾宪楷、曾宪柱、曾宪森;轻工部造纸研究所研究员曾宪榛;出版家曾宪元;画家曾厚熙、导演曾宪涤等等。

曾约农(1893年——1986年),曾国藩曾孙。自幼博通经史,卓尔不群。1909年弱冠即考取第一届庚子赔款赴英留学,在伦敦大学攻读矿冶,获博士学位。

曾国藩的这些后人也都有一个共同点,就是再也没能有人超越曾国藩。有人曾对曾国藩的第五、六代后人中没能再出现一个显达人物而表示遗憾,曾宪华则觉得:“曾家那么多代,没有一个是坏人!这比什么都重要!

1916年学成回国。和曾宝荪于长沙首先创办艺芳女校。1920年9月,英国哲学家罗素、美国哲学家杜威应湖南教育会的邀请来湘讲学,曾约农为翻译。

曾家女性 事业为重大多不婚

1946年,湖南省政府决定合并省立农、工、商三专科学校,成立克强学院,曾约农出任首任院长。

记者在荷叶镇结识了一位93岁的王席珍老太太,她深受曾家思想的影响,她在年轻时与曾国藩的曾孙女曾宝荪是好友,她跟着曾宝荪学会了英语,接触了很多新鲜事物。在曾家的影响下,荷叶镇的人重男轻女的观念减轻了,他们觉得女人也可以像男人一样干出一番事业。

1949年转赴台湾,受聘为台湾大学教授,1955年为东海大学首任校长。1973年,东海特聘他为终身荣誉校长,并将校门口连接到教学区的主要道路命名为约农路。

或许正是因为如此,王席珍老人40岁那年才结婚,也算是旧社会的一位异类女性。

曾家的女性中有很多人终身未嫁。像开办长沙艺芳妇校的曾宝荪、专注于考古的曾昭燏等等,而湖南省化工医药设计院退休的高级工程师曾宪琪也是独身。这在很多人看来是一种奇闻,为什么曾家的女人要如此特立独行呢?了解曾家的人觉得,这跟她们的宗教信仰,以及曾国藩早年形成的家风都有关系。还有人说,这或许和曾国藩5个女儿大多不幸的婚姻也有着一定的关联。

曾国藩5个女儿的 曲折命运

按理说,曾国藩的女儿乃名门之后,都属千金小姐。然而,他的5个女儿却不能借着父亲的光环而荣华富贵。她们的生活大多凄惨,5个女儿,只有一个是幸福的。

曾国藩的长女曾纪静出生在1841年,6岁那年,曾国藩就给她订了一门娃娃亲,对方是翰林院编修太史袁漱六的儿子袁渝生。两家人是湖南老乡。

1861年,曾纪静20岁这一年,两人完婚,起初感情还不错,但没想到后来袁渝生成天在外面花天酒地。丈夫的堕落让曾纪静深受打击,她很想回到娘家生活,但曾国藩坚决不许。最终,曾纪静在29岁时因精神压抑死在婆家,未能生育。

曾国藩的次女曾纪耀18岁时嫁给曾国藩的养子陈松生,曾纪耀精通外语,她于1878年出任英、法大使,陈松生负责驻英使事,学习了不少西方国家的政治和科技等方面的知识。

1881年,曾纪耀因病在法国巴黎去世,年仅39岁。

曾国藩的三女儿曾纪琛生于1844年,性格比较老实。她被曾国藩许配给好友、湘军将士罗泽南之子罗兆升。

曾纪琛在婆家过得同样不幸福。老婆婆性格暴躁,曾纪琛要逆来顺受,还要辛苦地操持家务。丈夫罗兆升性格也不好,曾纪琛还得对丈夫忍气吞声。

曾国藩的四女儿曾纪纯生于1846年,她被曾国藩许配给好友郭嵩焘的长子郭依永。

婚后,曾纪纯与丈夫的感情也算美满,不久后她就生了一个女儿,但不料孩子刚满月,曾纪纯的丈夫郭依永就病逝了。这对曾纪纯的打击非常大,所以她身体越来越虚弱,35岁时去世。

曾国藩的幼女曾纪芬生于1852年,在曾国藩的5个女儿中,她的才华算是最出众的。

曾纪芬的外孙周麒说:“外婆是曾国藩最小的一个女儿,湖南人称之为‘满女’。曾国藩对家人十分严肃,只有对‘满女’不一样,非常疼爱她。”满女12岁时,曾国藩给她看相,然后很满意地对夫人说:“满女是阿弥陀佛相。”曾国藩看得很准,小女儿果然在几个兄弟姐妹中最为长寿多福。

曾纪芬24岁那年才结婚,在当时是标准的晚婚。

曾纪芬的丈夫聂缉椝是清末着名的官僚资本家,能官能商。1890年,他参与筹办官商合办的企业华新纺织新局。后又担任过署理江苏巡抚、浙江巡抚等要职,1911年因病去世。

晚年的曾纪芬一直居住在上海,常年乐善好施,将丈夫的遗产和历年储积的家产提出一成作为慈善经费,并且每年都会拿出一定收入作为公益捐款。

曾纪芬在83岁时去世,是曾家5个女儿中生活最幸福、最长寿的一人。去世时,她有25个孙子和3个曾孙。

曾昭抡,字叔伟,曾国藩胞弟曾国潢之曾孙,1899年5月25日出生。兄弟姐妹13人,曾昭抡排行第二。1912年考入长沙雅礼中学,1920年曾昭抡毕业赴美国,在麻省理工学院攻读化学工程,获科学博士学位。1948年当选为中央研究院院士。1949年起,历任北京大学教务长兼化学系主任,教育部、高等教育部副部长。

曾宝荪,曾国藩曾孙,字平芳,别号浩如。

幼时不缠足,稍长,先后入上海晏摩氏女校、浙江公立女子师范学校、浙江冯氏高等女学校,成绩优异。1911年在该校加入基督教。1912年春,去英国留学,1916年夏,获伦敦大学理科学士学位。后去剑桥、牛津大学读研究项目。回国后,得亲友及社会人士赞助,于1917年9月在长沙创办一所“艺芳”女子学校。自任校长。实行六年中学一贯制。

1951年初去了台湾,以传教布道为主要活动。

曾约农,曾国藩曾孙。自幼博通经史,卓尔不群。1909年弱冠即考取第一届庚子赔款赴英留学,在伦敦大学攻读矿冶,获博士学位。

1916年学成回国。和曾宝荪于长沙首先创办艺芳女校。1920年9月,英国哲学家罗素、美国哲学家杜威应湖南教育会的邀请来湘讲学,曾约农为翻译。

1946年,湖南省政府决定合并省立农、工、商三专科学校,成立克强学院,曾约农出任首任院长。

1949年转赴台湾,受聘为台湾大学教授,1955年为东海大学首任校长。1973年,东海特聘他为终身荣誉校长,并将校门口连接到教学区的主要道路命名为约农路。

她是曾国藩的外孙女,却从不遵循家训;她是上海道台聂缉椝的幼女,结婚时宋美龄为她做傧相;她是时髦的洋派人物,曾孤身追星追到好莱坞;她是上海名媛中的刺头,朋友落难时她挺身相助……她就是聂其璧。

虽然家教严厉,但是少女时代的聂其璧却“胆大包天”,敢翻墙跳窗去看戏约会。

聂其璧出生于1900年,在她出生前,父母已育有七儿三女,聂其璧是第十一个孩子,后有一幼弟。聂其璧的母亲曾纪芬是曾国藩的女儿,其父聂缉椝是当时的上海道台。聂家花园占地数十亩,是一座中西合璧的海派园林。聂其璧在此度过了无忧无虑的童年。

母亲曾纪芬是曾国藩的幺女,按照湖南话,大家称她“满小姐”,后被人尊称“崇德老人”,她一生秉承曾家家训,起居定时,饮食节制,勤俭持家。每年必恭书曾国藩的“伎求诗”数遍,其书法颇得父亲真传,当年京沪大多上流家庭都挂有她的墨宝。

但聂其璧却是家中的异数,因是家中最小的女儿,备受宠爱,因此颇有点娇纵的特权。即使对子女管教甚严,曾纪芬却一直“管不了”这个幼女。按照聂家的规矩,女孩必须按时回家,晚上断不能出门。聂其璧却“特立独行”,晚上出门不说,就算母亲锁了大门,她也要翻墙出去。

聂其璧在结婚这件事上亦特立独行,相中了当时上海交大教授周仁,并请宋美龄在婚礼上为她做傧相。

曾纪芬是一位虔诚的基督教徒,她每周在聂其璧的陪同下到虹口景灵堂做礼拜。聂其璧虽然顽劣,但十分孝顺,每周必陪同母亲到教堂。彼时宋子文和宋美龄兄妹俩已留学归国,住在虹口附近。每周也陪同母亲倪桂珍到景灵堂做礼拜。每周两家人见面少不了寒暄一番,日子久了两家人就熟悉起来。

1923年,聂其璧结婚,新郎是在上海交通大学任教务长的周仁教授——其祖母是盛宣怀的姐姐。后来,周仁教授成了国内着名的冶金专家和陶瓷专家,中国科学社和《科学》杂志的发起人之一。

出嫁前,聂周两家老太太一起商量合计,邀请尚在闺阁的宋美龄充当聂其璧的傧相,宋美龄爽快地答应了。婚礼当日,她穿着一身漂亮的衣裙,戴着一串珍珠项链来到聂家。但宋美龄不知道的是,这件事让聂其璧在几十年后的文革中备受冲击。

为追星孤身横跨大西洋

聂其璧为追星只身追到好莱坞,家中存有她最为珍视的与克拉克·盖博、罗伯特·泰勒等明星的合影。

聂其璧自幼在教会学校上学,交友甚广,在上海的中外交际圈中十分出名。她是标准的电影迷,对好莱坞的大明星非常崇拜。只要有新片上映,准可以在电影院中发现她的身影。

1939年,已为人母的聂其璧毅然决定独自到美国看一看自己的多位偶像。当时正红的《乱世佳人》男主角克拉克·盖博,《苏伊士》的主角泰罗·鲍华,《罗宾汉》的主角艾洛·弗林,《魂断蓝桥》的主角罗伯特·泰勒,甚至后来成为总统的罗纳德·里根以及童星秀兰·邓波儿都一一与聂其璧合影。

婚后,聂其璧与丈夫周仁搬到桃江路25号的一幢洋房中。家人对娇小姐能否与丈夫和睦相处感到担心。家中大小事务都由母亲掌握。

虽然家中常有小的争吵,但聂其璧对丈夫情深意重。文革中,周仁身患重病,聂其璧一面照顾丈夫,一面还要应对造反派,更要替丈夫回答造反派的逼问。尽管聂其璧使尽浑身解数,但夫妻两人却依然没能相扶相持地走出文革岁月,1973年周仁教授辞世。

就算身处灰色年代,聂其璧仍然不改其小姐派头。当时上海街头深陷蓝灰色海洋,她依旧烫头发,穿一身连衣裙,化浓妆,口红艳丽。淮海路上的面包房和咖啡店的老板都亲切地称她“美国外婆”。

与聂其璧共享昔日风光的名媛大多已不在人世,她们时代独有的风骨也随之消散。1990年,这位一生都不墨守成规的名媛也溘然长逝。

相关文章